(一)

當前台灣媒體五花八門─從報紙、電視、到網路社群─對我早已構成「注意力」超載;自己不可能再把時間浪費在失實的資訊上。目前讀報的煩惱是難以分辨那些傷及無辜的誇大及造假報導。因此社會上不斷聽到媒體「誤國」及「亡國」的指責。

在文明社會,早晨讀報是一種等待,台灣讀報是一種遲疑。報量下降,不只是受網路影響,更因假新聞不少,壞新聞太多,嚇走了善良讀者及沉默大眾。

一九六一年最年輕的美國總統甘迺迪入主白宮,就說過:「早晨讀紐約時報,沒有看到對白宮的負面新聞,就是我一天快樂的開始。」從馬總統到各級首長是沒有這種奢侈。每天看到的都是被罵的新聞。他們自己心中最清楚:有些是需要立刻改善的,有些是被扭曲誇大的;民粹當道時,公眾人物還敢辯護?即使要更正,誰理會?

(二)

當前的媒體生態是劣幣驅逐良幣。剛於五月初去世的諾貝爾經濟獎得主貝克(Gary Becker)教授被譽為是「二十世紀下半葉最偉品牌代理銷售大社會科學學者」。他常以「誘因」(Incentive)解釋各種社會現象。在言論自由的大旗下,以聳動不實的新聞刺激銷售,沒有受到道德譴責,法律制裁,以及當事人敢怒而不敢言時,市場就提供了「無所恐懼」的誘因,使失實報導的惡性循環就會變本加厲。

如果有「更正報」的出現,受委曲的人找到了救星;他們終於可以在另一份報紙來辯護。

(三)

今天政府效率低的原因之一是優秀人才不肯進政府,這還不是薪水低,工作時間長;更是因為首長們常在媒體上被修理,在立法院被羞辱。其他各類公眾人物─高科技、金融界、影視界等─面對各種扭曲報導,也束手無策。

因此文明台灣的關鍵一步就是要有公正媒體的出現;至少要讓受害當事人有媒體可以「講清楚,說明白」。十多年來,遇到資深媒體朋友時,我常問:「為什麼不辦一份『更正報』?」(紐約時報幾乎每天都刊出「更正」,台灣有嗎?)我的朋友張作錦內心一定在笑這個問題的天真。

要辦「更正報」問題當然很多:如「不信者恆不信」、讀者真正關心的是資訊正確性?還是娛樂性?傳統紙媒體已陷入衰退,誰還敢再台灣騰訊辦一份報?

做一個讀高雄電動床者,想到「更正」及「真相」帶來的好處,還是要鼓吹:

(1)正確的新聞報導,是文明社會的基本人權。

(2)讀者不需要花心思去判斷新聞真假與情節對錯。中國網路行銷 台灣騰訊跨媒體

(3)給當事人說真話的公平機會,是對人的尊重。

更正報的內容,來自各方當事人的更正,天天都會有稿源(如最近「綠卡烏龍」及「郭」冠「劉」戴)。

更正報的收入,來自更正者的付費,以及代理受害者要求的賠償。

更正報不要很多記者及編輯,但需要不少律師,處理相關法律訴訟。

更正報對當事人的貢獻是:「還我清白」;對社會價值的貢獻是「真相大白」。「更正報」的出現,希望會使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「正派辦報」的理念,慢慢變成經營媒體的規範。

(作者為遠見?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)



05C3D38DCB906125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數位、新聞網

scid1pw01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